您好,歡迎訪問中國文化人才信息網官方網站!

證書查詢 申請入網
站內搜索:
全國戰略合作單位:

名家訪談

轉移路徑“漸變” 流動選擇“多樣”——2018農村勞動力轉移情況觀察
更新時間:2018-05-02 12:43:20點擊次數:

2018年春節剛過,王紹林返鄉創辦的防盜門加工廠就正式開業了。

“我母親比我還高興。現在家鄉政策這么好,很多外出打工的人都回來了。”王紹林的母親是貴州省正安縣第一批外出打工的“300娘子軍”之一。如今,王紹林返鄉創業,讓深知打工艱辛的母親倍感欣慰。

時光倒轉30年。

1987年2月25日,正安縣“300娘子軍”南下廣東番禺,標志著貴州省有組織、成規模地向沿海地區輸出勞務時代的開啟。

多年來,正安縣一直保持全縣70%以上的勞動力外出打工。如今,正安縣全面實施“返鄉創業”大行動,一大批歸鄉之“雁”、還巢之“鳳”,正在書寫正安縣新時代的歷史篇章。

30年歷史巨變。

從“離土又離鄉、進城進工廠”的異地轉移,到“離土不離鄉、就地進工廠”的就近轉移;從走出大山田野、奔赴東南沿海的跨省轉移,到外出務工和就地就業的齊頭并進……中國農村勞動力轉移路徑幾十年的演變,已然成為我們國家經濟社會歷史變遷的最佳注腳。

當前,全國農民工總量達到2.87億人,其中外出農民工超過1.69億人。農村勞動力轉移不僅改變了數以千萬計家庭的生活,還直接影響著我國新型城鎮化、工業化的進程。

當前,中國農村勞動力轉移出現了哪些新特點?引起農村勞動力轉移新變化的主要原因有哪些?新變化將會產生怎樣的影響?帶著這些問題,記者展開了調查。

從“集聚”到“多向”——農村勞動力的有限性改變轉移就業路徑

剛從貴州招工回來的黃文嫻最近一直愁眉不展。作為東莞會展國際大酒店人事主管,黃文嫻已經連續3個月奔波在招工的路上。

“我們不僅到省內的梅州、韶關等地招聘,還參加了政府部門組織的赴中西部省份的招聘,但招工效果并不理想。”黃文嫻說,中西部地區缺工現象日漸突出,這讓東南沿海企業招工難度不斷攀升。

在人力資源服務領域工作了近20年的趙雙盈認為,農民工供給減少是導致各地招工難最直接的因素。

“一方面,計劃生育政策導致了人口結構中適齡勞動力數量減少,另一方面,產業結構調整讓很多年齡偏大、缺乏技能的農民工不再適應企業發展的需要,他們大部分選擇返回家鄉。”趙雙盈說。

深圳奮達科技公司總經理黃漢龍對農民工就業選擇變化深有感觸。他說:“10年前是我們挑人,現在是農民工挑工作!”

據了解,我國農民工新增人數在2010年達到1245萬人的峰值后逐年下降。2017年僅比上年增加481萬人,增長1.7%。

“顯然,農民工正從‘無限’供給向‘有限’供給轉變,不再是取之不盡的蓄水池。”人社部原副部長楊志明說。

當前,由于農民工與生俱來的市場經濟特質和供給的有限性,讓其就業流向轉移呈現“多向性”和“多元化”的特點。

2008年從甘肅到東莞打工的呂鵬飛,如今是廣東生益公司的管理人員,但他一直沒有把戶口從農村遷出來。

“東莞是個好地方,企業也給了我很好的發展平臺,但現在農村發展迅速,也許過兩年我就返鄉創業了。”呂鵬飛說,他的選擇并非個例,鄉村對于年輕人的吸引力在逐步增強。

“當前,隨著中西部地區城鎮化步伐不斷加快,東部沿海地區企業的工資優勢漸失,鄉村振興戰略讓農村吸引力持續增強,再加之新生代農民工較之父輩已經由單純謀生向謀取城市生活轉變,因此轉移就業選擇更趨于理性和多元。”楊志明說,農民工就業選擇的多元性加快了全國勞動力市場的流動。

作為農民工輸出大省,四川省2017年農村勞動力轉移就業2559.76萬人,其中省內轉移就業1469.05萬人,占比達57.4%。從2011年開始,河南省的省內農村勞動力轉移就業人數已連續7年高于向省外輸出人數,農村勞動力向省內凈回流已成常態。

據了解,目前,我國已有50%以上的農村勞動力實現了轉移就業,其中約有1.69億的農民工進城務工創業,1.13億就地就近轉移就業。

“當前,我國農村勞動力轉移就業新趨勢顯著,即從東部集聚到中西部聚集、逐步形成東中西部合理流動;從城鄉之間的雙向流動到大規模的吸附在城鎮穩定就業、逐步融入城市。”楊志明說。

從“城市”到“鄉村”——返鄉創業觸動城鄉協調發展“末梢”神經

2018年3月,河南省開封市屯莊村的段崗強實現了自己多年的心愿———為青年創業打造農業科技創業大棚,讓年輕的創業夢想展翅翱翔。

7年前,在外務工多年的段崗強返鄉創辦了創業園區。

“情懷和希望,是我毅然選擇返鄉創業的原因。”段崗強說,往日的家鄉是放不下的牽掛,如今的鄉村是一片希望的田野。

目前,返鄉創業園區已有7家企業,吸納了1900多名村民就業。園區還成立了7個幫扶脫貧車間,幫助幾百個家庭告別貧窮。

“有技術、有經驗、有資金、有意愿的返鄉農民工不僅可以將東南省份的制造業帶回家鄉,還可以在休閑農業、林下經濟和鄉村旅游等領域大展身手,充分開發鄉村、鄉土、鄉韻潛在價值,促進農村一、二、三產業融合發展,拓展創業空間,探索破解城市和農村協同發展難題的有效路徑。”中國勞動和社會保障科學研究院就業創業研究室主任張麗賓說。

截至2017年6月,我國各類返鄉下鄉創業人員達700萬人,其中返鄉農民工占68.5%。2018年初,河南省返鄉創業農民工已近百萬人。

從昔日的“孔雀東南飛”到現在的“群鳳歸巢”,農民工從城市回到農村,催生了眾多民營小微企業和農業新經營主體,成為推動縣域經濟發展的新生力量。

2015年,在上海打工的“80后”農民工陳向飛返回家鄉云南省紅河州,創辦了一家鮮花餅加工廠,吸納了當地幾十名貧困村民就業。

“順產業轉移之勢,應家鄉發展之需。”這是陳向飛對自己返鄉創業的總結,也是很多返鄉創業農民工共同的特點。

調查顯示,農民工返鄉創業帶動欠發達地區中小企業跨越式發展,產生企業集群效應,推動了中西部地區承接產業實現快速發展,促進了城鄉要素合理流動。

近年來,我國農村“空心化”、農民“老齡化”問題凸顯。

“有的村子甚至找不到一個年輕人,留守兒童和老人的生存狀態越來越讓人擔憂。”一直為農民工維權的“臥底局長”陳家順說,農民工返鄉就業創業是解決留守兒童和空巢老人難題的希望所在。

隨著我國鄉村振興戰略的全面實施以及農村土地所有權、承包權和經營權三權分置的持續推進,農民工返鄉創業契合鄉村發展需要,成為促進鄉村產業發展、就業增收、脫貧攻堅的新動力。

“農民工返鄉創業已經成為影響中國工業化、城鎮化進程中社會階層結構變化的重要因素,也是解決城鄉諸多結構性矛盾的關鍵所在。”張麗賓說。

從平行到向上——新生代農民工“去體力化”促進職業向上流動

經過40年的城鄉間流動,如今農民工在流動就業中平行流動和向上流動分化趨勢日漸顯著。

順豐深圳公司招聘專員葉俊升,對農民工職業平行流動感觸很深。

“這兩年新增的快遞員有很多來自工廠或快遞公司,有的甚至是幾年前辭職后又回來的。”葉俊升說。

據調查,家庭服務業、快遞業等新業態是農民工勞動參與率最高的行業,2017年有3500萬名農民工投身其中,這是農民工就業的新走向。

“職業平行流動的農民工的主要就業領域集中在家庭服務業、快遞業、農村電商等新就業形態,而職業向上流動的農民工則進入技術工人的隊伍,扛起發展現代產業的重任。”首都經濟貿易大學教授紀韶說。

2015年8月16日,來自四川省攀枝花市米易縣偏僻山區的曾正超榮獲第43屆世界技能大賽焊接項目冠軍,實現了人生轉彎。

“技能改變了我的人生,也成為全家人擺脫貧窮的希望。”曾正超說。

同樣改變命運的,還有第44屆世界技能大賽39名來自農村的參賽選手。

據了解,2017年有100多萬名新生代農民工成為掌握高技能的新工匠。

“相當一部分農民工所從事的職業逐漸表現出‘去體力化’特征。他們已從單純的傳統產業工人,轉變為具有低端白領職業特征的辦公室工作人員、高端服務行業人員等。有部分農民工從事的職業已經完全‘去農民工化’,他們成了技術精英、管理精英或私營企業主等。”紀韶說,2004年,農民工走進技術工人隊伍的比例占農民工群體只有4%左右,2017年則上升至14%左右。

當前,我國正處于產業結構從低端轉向中高端的關鍵時期。

“從根本上說,提升新生代農民工技能水平,促進他們在職業發展上向上流動,使其由中低端勞動向中高端勞動提升,從而為經濟轉型提供有力支撐,這是新時代的呼喚和要求。”中國人民大學副教授鄭超愚說。(王寶杰 李瀏清 趙澤眾)


(編輯:中國文化人才信息網(文信網)官方網站 信息部)
3d组六全包